一颗超级懒的土豆。
高三住宿,周日到周五不在。
更新?不存在的。

【蔺靖】听话

有点肉渣..希望这次别吞。 @楼诚深夜60分

01
蔺晨有件事一直挺纳闷。

他与景琰欢好已久,可对方到如今却也仍是只唤自己是先生没什么例如蔺郎的亲热称呼。就连梅长苏都被称作小殊自己相比之下倒是什么都没有。哪怕提起来对方也只是眼神躲躲闪闪表示先生说什么胡话本宫先去上朝了。

哎这小太子——!

02
谜团是在一次吵架中无意解开。那时蔺晨正和景琰争执不休,对方估计也是怒了,一拍桌子猛的站起来大吼一声

“宁(蔺)晨!”

这一声吼的两人俱是一愣。蔺晨心里大概是明白了七八分。大抵是小太子小时候发音没教好,说什么音都十分标准就是不会说蔺字。萧景琰发现自己掩饰许久的秘密被自己捅穿转头就走蔺晨硬是从中听出一丝奶音。见人起身要跑趁他重心不稳一把对方拽扯进自己怀里,唇抵在人耳畔声音带着点调笑。

“这声唤的可真甜。景琰不如再唤一声?”

真汉子靖王殿下激的一个头槌顶了上去。鸽主额头上硬是被顶出个包。
03
“景琰,从今日起就由本阁主来纠正你的发音。”

太子已封,新皇登基估计也是不远的事。若是被人发现新皇是大舌头免不了被人耻笑。况且若是以后有个大臣姓蔺名林那这小太子可不得犯难?

“.....劳烦先生。”蔺晨提出此次要求的原因萧景琰心知肚明,况且望着对方额前硬是被自己撞出的包....愧疚之情使得拒绝的话语在唇边绕了几圈又咽下去。

瞅着对方的反应蔺晨忍不住在心里偷乐,盘膝而坐折扇一下一下轻敲着掌心一双桃花眼含笑注视着对面恭谨却有些坐立不安的人计从心来。身体前倾一手撑着地面另一手执折扇前探微微挑起人的下巴。

“只是为了每日检验成果,景琰对我的称呼也要换换——嗳,景琰你说“蔺郎”如何?而且叫错了可是要罚的。”

“一切就依先生。”

面无表情的看着对面一副奸计得逞模样的人萧景琰暗自咬紧牙根把险些拔出来的剑摁回去。

04
东宫的小宫女们表示这两天蔺先生和太子不知道在研究些什么每日挑灯夜战好辛苦呀....哎哎哎怎么还亲上了?

屋里的太子心里苦。美名其曰是教自己怎么发音还不如说是对方直接亲过来卷着自己的舌头逼着自己说“蔺”。想反驳可这法子颇有成效,自己竟然从最开始与蔺字毫不沾边的发音能变成含含糊糊发出似蔺非蔺的音了。

心里苦,唉。
05
纵使心里不乐意唤蔺郎但已经答应了想反悔也没办法。审阅着手中的折子眉头紧锁拿不定主意,偏头注视着身后始终负手而立的人下意识开口用了以前的称呼询问意见

“先生你看这里——”

“喏,叫错了,该罚。”

细密的亲吻落在唇角,这样的事近几日已经发生多次。这次萧景琰打定了主意不让对方得逞谁知对方在下唇轻啜一口使得自己下意识的张开嘴倒是方便了对方与自己缠绵。巧舌勾着萧景琰的舌尖擦过上鄂激的人腰身一震。大约是对这反应十分满意,蔺晨终于意犹未尽的结束了这个吻。

“景琰唤我什么?”瞅着被吻的七荤八素的人蔺晨挑起眉梢。

“...蔺,蔺郎。”

06
体内敏感点被发狠撞击,身体随着身上人动作起伏大脑早已混沌不清。泪眼朦胧的注视身上人挺腰想索求亲吻却被人避过。懂得这是罚心里还是忍不住有些小委屈哑着嗓子开口

“先生...”

“这怎的又叫错了?看来是罚的不够重啊。”身下一片滑腻身后之人发狠进出,腰身发软口中只能吐出不成句的话语。谁能想到他却使坏故意用了气音逼得自己酥了半边身子。

“听话。唤十次蔺郎就不罚了,如何?”

07
新帝登基,新来的大臣凌林觉得新帝似乎对自己很有成见。

你说我这招谁惹谁了——?

评论(14)
热度(93)

© 土豆炖芸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