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超级懒的土豆。
高三住宿,周日到周五不在。
更新?不存在的。

[蔺靖]镜花缘 9(完)(神仙AU)

 *半个破镜重圆梗

*完结了完结了

*想要评论啦——

8  7  6 5 4 3 2 1

20

蛟龙看见应龙似是愣了一秒,偏偏头仿佛在疑惑什么,正让萧景琰得了空子龙角直直顶上蛟龙腹部。蛟龙尖叫着翻滚,张开血盆大口正欲一口咬向萧景琰却不想扑了个空。眼前哪里还有应龙的身影,身着红袍的青年手握长剑,长剑带出的灵力不断扩大直直砍向蛟龙头部,那蛟龙还未反应过来便被砍做两段。

就这么结束了?蔺晨正纳闷,萧景琰却已利刃归鞘转身正欲离开竟连一个眼神都不肯赏给蔺晨。一时间气不过,几步上前握住萧景琰手腕,却被一把剑抵在喉口。

“殿下想杀我?”

“本王自千年前便同蔺阁主说过你我二人再无瓜葛,蔺阁主何必穷追不舍?”


连先生都不叫,看来是真生气了。蔺晨也发现此剑为斩龙剑,已经失传多年,看来大概是明家淘来了宝物给了萧景琰,对方这程看来真的是有备而来。剑锋不断逼近,自触碰的那一刻蔺晨便发现,眼前的萧景琰身着神装,龙气正盛,只是身上没有一点人间的气息,可以说是此时寝宫中萧景琰的魂魄。


魂魄,神仙同人间所有生灵相同,只要是下界便免不了将灵魂封在肉体中的步骤。而孟婆汤的作用,便是使封印在肉体中的灵魂暂时忘却前世,只待灵魂出窍才可记起前世记忆。

此时的萧景琰估摸着什么都想起来了。任萧景琰抽出手,对方眼底一片冷意,略微僵硬扯起一个笑容。


“方才是本王失礼了。”言罢转身念了个诀,似是准备回归肉体,结果刚念到一半便又被蔺晨扯住了袖口。


“殿下若是真要一刀两断,不如回答蔺某两个问题。”


“殿下当初明明罪不至下凡,为何还要偏偏来这金陵。”困扰多时的问题大概只有这一次可以解答,加重了手中力道,目光灼灼,正对上萧景琰毫无波澜的眼眸。


“便是来捉拿这蛟龙。”


“这蛟龙本是条青蛇,修炼多年而为蛟。千年前侵扰我母亲,我母亲不忍杀他便化作九安山脉将他封在山底,谁能想到竟让它逃了出来。本王自接管金陵那一刻便察觉到他的存在,便干脆下凡放出龙气将他引出来。”


“谁知道那晚竟是叫蔺阁主把他打了回去。他恢复了些许元气引了南方水患,天理难容。本王最近抽了几丝魂魄出来他将他勾出来,引蛇出洞。”


 “蔺阁主听明白了?”青蛇?微微皱起眉头,目光越过萧景琰瞧向那断首的蛟龙,此刻哪里还有之前蛟龙的影子,躺在地上的是一条已分为两截的碗口粗的青蛇。蔺晨忘不了,那晚正是那条青蛇来的靖王府,被自己收拾了一顿再没来过,想不到他就是当年那条蛟龙。斟酌着语句,像是怕人跑了一般,蔺晨手势向上,攥紧了萧景琰手腕。


“那…殿下当年为何突然要与蔺某一刀两断?”小心翼翼的语气,萧景琰原本别着头,听见这问题不由得回头,正望进那双饱含忧愁的眸里。内心天人交战一番鼓足勇气终于开口,声若蚊蝇。


“蔺阁主是当真不知道,白泽之气与龙气相撞会发生什么吗?”


发生什么?蔺晨听着有点发懵。他身为白泽这么多年,怎么还不知道这么多禁忌。见他这模样萧景琰恨不得踹他一脚,但还是耐着性子解释。


“白泽五百年挨一次天劫,身上灵力越强这雷击便越强。白泽同龙都是吉祥之气,灵气交织在一起虽然灵力会大盛,这天劫怕是谁也挺不过去。”


“就为这个?”


“自然。”当年他临出发时听见明楼与明诚正讨论这件事,于是便干脆狠下心决定一刀两断。如今终于托出内心的秘密,萧景琰松了口气。正欲觑蔺晨的表情却听见一阵轻笑,应龙的脸青一阵白一阵,实在搞不懂对面的人到底在想什么。大概是笑够了,抹净眼角的泪花,语气中还抖落着笑意。


“那殿下可知,白泽一生只会挨三次天劫。蔺某今年怎么说也八千有余,该挨的劫在遇见殿下之前就挨完了。”


“殿下还担心什么?”


蔺晨明显感觉身边人的身体僵直了,眼底的寒意动摇,冰雪消融,取而代之的是茫然,自责,与一滴不知何时涌上的眼泪。这怎么又哭了?慌忙把他搂在怀里拍拍后背,怀里的人一声不吭,仍是像小时候那般捏紧了蔺晨的衣袍。


啊,该哭的难道不是他吗。给怀里的小龙顺着毛,白泽有些无奈。揉乱小龙的长发,蔺晨忍不住亲亲他耳廓。


“景琰今后可要好好补偿我呀。”



21
萧景琰在位三十年,为帝一世大梁可谓风调雨顺,自那次水患后更是再未有过天灾。临终之时,万臣痛哭不止,年老的帝王皱起眉头,拼劲力气冲不远处的蔺晨招招手。


“蔺卿,你来。”正因臣子身份无法靠近的人得了令,几步迅速上前。皇帝老了,暗黄的皮肤褶皱横生,苍颜白发,只有一双眼睛仍似年轻时明亮着。而此时,这双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蔺晨,像是想把他永远记在心底。


“来世再相伴。”蔺晨听见皇帝用苍老的只能他二人听见的声音说着,暗自捏紧了心上人的手,挤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


“生生世世。”

像是终于放心般,萧景琰闭上眼,唇角还挂着一抹笑意,他没听见臣子震天的忪哭,与一声几不可闻的低语


“景琰,回家吧。”


22

梁史记载,曾有臣子名曰蔺晨,伴君左右。先帝逝后,再无身影。后人对此众说纷纭,有人说他是就此隐居山林,有人说他是悲伤过度随仙帝去了了,还有人猜测其实根本没有蔺晨此人,皆为后人所臆造。


而人们争论的当口,蔺晨本人却几乎脚不离地,白泽脚下生风,从南天门一路飞奔至明公馆,却也只得了个“人不在”的回答。


几乎踏遍仙界却几乎无迹可寻,萧景琰能到哪儿去?若是真的要说没有搜找的地方的话,似乎也只有那一出了。心底某种预感更甚,心脏砰砰的跳着,顾不上疲惫蔺晨马不停蹄赶往曾经两人相约的仙岛。


仙岛一年四季温暖如春,一片蔚蓝的海上是耀眼的绿,头顶色呈祥云,云卷云舒似乎都应证着某人的到来。山上树木繁茂,翠竹成阴,微风穿过翠绿惹来一阵涟漪。沿着石阶一路前行,远远便瞧见那一抹红色的身影。


使了个轻功落至人身边,蔺晨这才发现,那人一身红衣,长发披散着,长剑挂于身侧,正是千年前萧景琰未成应龙的模样。那人似是在赏梅,专心致志竟是连他到了身边也没有发觉。放轻脚步不忍打破此时的景致,蔺晨缓缓开口。


“殿下于此处做什么?”


闻声回头,唇角噙着笑意微微偏头,落花飞絮如雨丝翩然,萧景琰眼中仍是少年时的神采。 


“没什么,”声音悠扬舒缓,绿叶滚落于空中曼舞,清风拂面带起几缕发丝。


 “只是来赴一个迟到的约。” 

 

(完)


评论(8)
热度(61)

© 土豆炖芸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