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超级懒的土豆。
高三住宿,周日到周五不在。
更新?不存在的。

[蔺靖]镜花缘 8(神仙AU)

*半个破镜重圆梗

*还有一章完结x

*想要评论啊啊啊啊——
明晚七点多更最后一章。

7 6 5 4 3 2 1

16
誉王吐露了梅岭的真相,纵使是千分万分的不情愿,梁帝诏告天下,为赤焰军正名。只是梁帝身体每况日下,同年九月,梁帝驾崩,萧景琰即位,蔺晨同梅长苏辅佐新皇。
登基仪式上,蔺晨眯缝起眼睛望向那身着龙袍,黑金鎏边的人。
他是天下的帝王,万臣的君主,却只是他一人的萧景琰。
足矣。

17
萧景琰自登基以来说几乎是亲力亲为,先皇统治下大梁的漏洞与贪污现象太过严重,大臣们见这是个刚正不阿的皇上奏折一个接一个的来,蔺晨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一摞一摞的奏折累的像小山,萧景琰案牍劳形,夜以继日亲自批阅几日不睡的情况也是有的。蔺晨心疼,遣了卷柏送几味药来熬了些滋补的汤药,谁知这小皇帝自从喝了第一次之后便避之不及,几乎是整个人把寝殿搬去了书房,再加上江左盟那边事务繁多,蔺晨一时间连抓住他都费劲。

南方水患,批去的粮草却不翼而飞,众臣惊愕,萧景琰更是脸黑的像块炭。一不做二不休,新皇亲自南下,同时蔺晨那边有事也要出京城处理不能随行,萧景琰虽说辛苦却也正好躲过了无数的汤药攻击。站在城门之上注视那人远去背影,蔺晨不动声色,只是手中折扇摇的哗啦哗啦响。

啊,好气。

月余的南下之程已毕,再过三日便可到达金陵。一路车马劳顿,活动几下僵硬的臂膀,便回了那处官员准备好的寝殿。关于此次水患粮食问题,官员一层套着一层贪污银两,最终到达灾区用于镇灾的钱财竟连原本的三分之一都不到。混帐!干脆利落撤了几处官员的职,广开粮库,看来将先皇时的贪污网一并抓获还需要废打把的功夫。

虽然此事已完满解决但只是想想萧景琰便忍不住头疼。带着怒气推开寝殿大门,木门吱呀一声,屋内不算华丽却也简朴,正和萧景琰的心意,尤其是一股好闻的药香沁人心脾。

等等,药香?

心底一惊,转身正欲夺门而出却听见屋内一声轻笑,鞋跟与地板相触发出哒哒声响,声音由远及近听的萧景琰后背发凉,僵硬转头正见蔺晨轻摇折扇一双桃花眼眯缝着,不带怒气却看的萧景琰心底一惊。

“陛下这是想到哪儿去啊?”

18
这顿汤药看来是躲不过去了。

萧景琰不喜甜,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嗜苦。

母妃是医女,对草药精通,萧景琰本不应害怕。只是他幼时身体并不太好,不大点一个小人儿咳嗽的小脸通红。太医没办法,大半壶的药汤下肚,病是好了,却也奠基了萧景琰对药汤的抵触。

不不不,什么抵触,根本是看了就想逃。

坐在蔺晨对面手里端着药汤,褐色的药汤倒映着萧景琰写满拒绝的双眼。回想着第一次尝这汤药努力想使自己镇定下来,苦涩在舌尖炸开,再加上蔺晨不知道在哪儿找的草药,苦涩对于当年的药汤根本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正犹豫着,却见蔺晨略一挑眉,声音都带上笑意。

“想不到殿下行军多年,千军万马都过去了,怕的却是这一碗小小的药汤。”

“朕不怕。”暗自深吸一口气,屏住呼吸,带着壮士扼腕的气势药汤一滴不落灌入口中,喉头滚动。药汤迅速见了底,碗极具气势的往桌上一砸,一对海苔眉不曾舒展。

“朕…”

回答是一个带着甜味儿的吻。轻咬萧景琰下唇逼着他微微张开口,卷着蜂蜜软舌蹿入人口中肆虐。像是察觉到了甜味,原本极少主动的人主动缠上他的舌,汲取着蜜糖的甜味儿。舌尖扫过上颚逼出人一声细弱的呻吟,肺中最后一丝氧气也被掠夺,手不知何时环上人腰际萧景琰眼眶发红。

一吻结束时两人俱是气喘,一个吻落在眉心。

“臣,恭迎陛下归京。”

这是哪门子迎法!正气愤着,双手却探入衣袍,外袍不知何时散落细碎的吻落在脖颈。一个眼刀甩过去却因眼底水色显得没什么威慑力,眼角发红眼中水光闪烁,倒是添了几分撒娇似的嗔怒。此景放在蔺晨眼中更是天下的美景,萧景琰向来严谨扎起的长发有些凌乱,几缕碎发散落至肩膀。内衫因此前的动作而撑开露出一片胸膛,看的蔺晨不由得呼吸一窒,眼底笑意更深。

 “臣想可是想陛下想的紧呢。”

19
金陵近日的雨下的反常。毛笔微顿正一笔一划的写些什么,笔峰微抬肩膀却是一沉。不用侧眸也猜的到,小皇帝把下巴搁在他肩膀,一双鹿眼闭着睫毛轻颤,嘀咕着些什么鼻音浓重,还是没睡醒的模样。

真是怎么爱都不够。

萧景琰平日里雷厉风行,平日里确是温和,只是龙颜震怒的模样臣子哪只抖三抖。也就只有下雨天和蔺晨独处的时候才露出这最柔软的模样。
不过明天还认不认这件事就不一定了。

脸上笑意更浓,放笔伸手抚了两把皇帝后背。皇帝一头长发披散着,与其说是抚后背倒不如说是在理头发,而且肩膀上的人鼻息沉沉显然又要睡过去。
“景琰,回榻上睡,别着了凉。”

没有回音。颇为无奈的环起沉沉睡去的小皇帝置于榻上,细心掩好了锦被,撑头靠在榻边吻着梦中人的眉眼。起身披上外袍,轻声推开寝门,抬眸估摸一下黑云滚滚的方位,踩着步子迅速赶往。

这雨连着下了三日,从最开始的淅淅沥沥到如今的瓢泼大雨,萧景琰的精神也随着这雨的气势气色越来越差,嗜睡懒散起来,偏偏蔺晨查不出一丝一毫不对之处,龙气也安然无恙。

怕不又是何处的鬼怪作怪。

黑云滚滚,紧压着地面仿佛触手可及,随着步伐的紧逼雨势更甚,丝样的雨迅猛砸落,那哪里是雨,分明是刀。

撑起灵气挡住雨丝,脚底速度不减。微微抬眸却一时间愣住了,他分明看见那片“乌云”之中现出一双眼睛,那眼睛灯笼大小,射出两道暗红色的光。

什么乌云。

那根本是只黑蛟。

黑色的蛟龙于空中翻滚着,张开血盆大口一股阴风迎面而来竟激的蔺晨一时间寸步难行。

连此时的自己竟都敌不过?脚底生风手底灵力汇聚,青色的灵力于手下紧扣。灵力聚集的炮弹直直击向蛟龙命门,带起衣袍纷飞。

此时只能使出三成法力,纵使有深厚道行也抵不过这准备千年只待此时爆发的蛟龙。灵力还未打到蛟龙命门便散了,蛟龙偏头似在沉思,随机一个猛子扑向蔺晨。

怕你不成!手中具现长剑,灵力灌输而入却突然感觉眼前一黑,似是有什么巨物遮挡。

巨龙腾空而起,尽管阴云密布金色的鳞片却自带着一层耀眼的光辉。龙爪雄劲,奔腾于云雾波涛之中。细长的胡须于空中浮动,一双巨翼舒展着,头顶一对龙角闪闪发光。应龙长啸一声迅速与蛟龙缠斗在一起,吼声震天蔺晨注视着应龙一时愣在原地。

哪怕是过了万年他也认得出,这腾跃而上的应龙,不就是萧景琰吗?!

评论(4)
热度(45)

© 土豆炖芸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