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超级懒的土豆。
高三住宿,周日到周五不在。
更新?不存在的。

[蔺靖]镜花缘 7(神仙AU)

*不按原著剧情走。半个破镜重圆梗。

*甜的,HE保证。

*昨天忙忙叨叨没更新所以今天是双更,大概下一次更新是今晚八点。

*想要评论。

6 5 4 3 2 1

14
梁帝震怒,大呼逆子的声音中带上哽咽,一滴泪自眼眶滑落。列战英已被派遣去寻救兵,他们要做的,便是在援兵赶来之前死守这座城。

大梁的将士严阵以待,手掌摁于刀柄密切观察城门的动向,所有人都明白,在城门被攻险的那一刻将是一场死战,而他们所能做的就是拼命守护至最后一刻直到援军到来,举目环望四周众人眼中皆是肃穆,死亡的阴影即将笼罩,即使恐惧他们所能做的也只有拿起刀。

他们要保卫的,是这大梁的天。

目光于某一角定住,似是不相信般睁大双眼。那人仍旧是一袭白衣,往日随意披散的长发此刻被高高束起,一绺发丝自耳后散落。没了往日的戏谑,倒是认真擦拭起了佩剑,略一抬头二人正好目光相触。

火花四溅。

蔺晨突然有些好奇萧景琰会同他说什么。劝他回去?说他胡闹?怀里插着剑挑起眉棱看那身着甲胄的人向他走来,身后披风在风中肆意鼓动。待在身前站定,那人也只是沉默,一语不发的注视他,唇瓣开阖似是要说什么却又将话语咽下。
死一般的沉寂。

“殿...”

“蔺晨,”同时开口,蔺晨感觉到一只手拢过他耳畔散落的长发,那人动作有些僵硬,语句却是坚定的,一字一顿,像是想让他把话语刻进骨子里。

“活下来。”

萧景琰呀,他的萧景琰。待他转身一缕笑意染上唇角,在瞧见萧景琰通红的耳根后笑意更甚。

“好。”

一时间又回归了沉寂,这里好似一座死城,没有一丝生气。这是生死存亡的一战。

城门吱呀吱呀的呻吟,城门外是震天的吼声,扰乱人的思绪直至终于木门不堪重负,发出破碎的声响。

利刃出鞘,闪着决绝的光。

黑云压城城欲摧。

一声号令响起,一场生与死的搏斗就此拉开帷幕。叛军杀红了眼,目眦尽裂,喉咙深处发出嗬嗬的声响,刀尖低落着红,那是千万人的最后的记忆。一剑封吼,三尺青锋带着迅猛的风,萧景琰的动作没有丝毫犹豫与停顿,他是久经沙场之人,杀敌千万。巨风拢起风沙似一层无形的屏障,将这血腥之地与城外的青山绿水相隔。

“殿下不注意身后可不行啊。”

熟悉的声音于耳后骤然响起,那正欲背后偷袭的人被一柄利刃刺穿了胸膛。是他,暗自松了口气,眼神相触,没有过多的言语,只是略一点头便又各自投入战斗。一红一白两道身影在浪潮中硬是开辟出一条血路。

死前的悲鸣不绝于耳,血染红了残云,染红了万千大地,鲜血撒抛弥散在空气里,消逝在空气里,土壤里,这里的一切,山川会记得,草木会记得,山谷里的风也会记得。

似乎自战役打响的一刻起便乌云密布,凛冽的风散着刺鼻的血腥味。对时间已无概念,以一敌千亦终究太过乏力,即使是萧景琰也不免手腕酸痛。叛军似是无穷无尽的,前赴后继,无谓生死,各为其主罢了。

光芒终于刺破了厚重的乌云,敌军似鸟兽四散。甲光向日金鳞开,马蹄声嘚嘚做响,激昂的女声回荡于空谷。

这场战役,他们终是赢了。

正欲前进一步却发现双腿疲软,以长剑为杖支撑前行。一路存活的士兵拥抱着,庆祝着胜,庆祝着生。战亡的残骸塞了满目,双手微颤几乎支撑不住,萧景琰很明白的知道,他在惧怕。他怕下一刻会看见那人浑身冰冷,没了呼吸。于自己而言,蔺晨当真只是一位谋士么?于其又莫非真的是感激之情?

如果当真如此,他不必害怕。

他承认,初见那日,只一眼,那日树下小憩的青年便印在脑海,再不褪色。一句话在心口翻滚着,几乎快要脱口而出。

空气中弥漫着浓厚的血腥味,硝烟弥漫战旗残破,大脑嗡鸣,只能徒劳的观察周围的一切。手执长剑,剑身为死亡的颜色所浸染,鲜血滴溅流下一路赤痕。路的尽头,他欣喜的看见那白衣人冲他微笑。不似往日是讥讽神色,而是疲惫的,却发自内心的笑容。那人脸上,衣袍上俱是血污,唇瓣一张一合,似是在说些什么。

这是萧景琰曾经梦见过的场景。[1]

只是这一次,他听清了。

他说,萧景琰,我心悦你。

我心悦你。

没有大漠孤烟,没有长河落日。那声音很轻,轻到散落在空中,被山风携卷着传至山谷,传至溪流,传至那更遥远的天穹。长剑散落在地发出清脆的声响,似是蹒跚学步的孩童,撞进蔺晨怀中,磨蹭着颈侧,身影交叠极尽缠绵。

“哎,知道啦。”

15
浑身沾满血污的两个人并排席地而坐,一语不发,只是远眺远处的群山。山形巍峨陡峭不时传来几声鸟鸣,闲适悠远仿佛方才根本没有发生一场血战。

“殿下是不是早就对蔺某动心了?”惊飞了几只鸟,萧景琰面不改色。

“没有。”

“嗳,若是没有——”刻意凑至人耳边,蔺晨用了气音

“初见那日殿下为何盯着蔺某的睡颜看那么久啊?”

这人根本什么都知道!怒目圆睁,侧头正欲教训一下这人一个轻飘飘的吻却落在唇角堵住了接下来的所有话语。

这份情,自千年前,便不曾变。

[1]忘了的朋友自觉去看第4章

评论(2)
热度(36)

© 土豆炖芸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