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超级懒的土豆。
高三住宿,周日到周五不在。
更新?不存在的。

[蔺靖神仙AU]镜花缘 6论如何蹭上殿下的榻

*本章又名论如何蹭上殿下的榻

*预警:开始偏离原著剧情。

*想要评论!

5 4 3 2 1

12

大街上空阔寂寥,只偶尔传来几声虫鸣,几声犬吠。庙会结束多时,方才还热闹非凡的场地空无一人。靖王府此时更是寂静,所有人都已卸去白日的疲惫,沉醉梦乡。

一道黑色的身影穿墙而入,见四处无人嘶嘶两声,放宽心大摇大摆走向萧景琰就寝的房间。想似往日般穿墙而过却在触碰的刹那被用力弹开,从头发到脚尖剧烈的震竦起来。
他听见一声嗤笑。

是谁?逆着月光望去,男人一袭白衣衣角于风中猎猎作响。他并未束冠,墨色长发披散下来几绺垂在肩头。指节修长,如玉般的指头正捏着那酒葫芦的窄口处轻轻摇晃人一双好看的桃花眼眯缝着,只是这笑意噙在唇角,眼底有的却是无尽寒意。

“区区一条青蛇也敢觊觎龙气,可笑,实在是可笑。”

脚腕发力重心移至前脚掌,自屋檐上轻巧落地,一步一步逼近僵在原地的小妖。语调轻佻,但每说一字,那威慑力便多了一分,空气中的灵压越发厚重,好似天轰隆一声巨响坍塌下来,好似千斤巨物迎面而下,又似空气中的氧气被抽离,双腿一软跪倒在地。怎么会?这人明明是肉体凡胎,怎会有如此的魄力。身体筛糠般颤抖着,那是由心底传来的恐惧。耳畔传来淅沥声一股子猛烈的气息被吸入鼻腔顺入肺部,随即五脏六腑似都被蹂躏成一团扔出体外,喉咙发甜鲜血自唇角流淌,落到地上化为黑色的雾气消逝不见。挣扎着睁开双眼,只见蔺晨打开那酒葫芦倾倒,透明的酒水散着的辛辣气息,胃口剧烈抽痛起来人身上仅剩的半分气力也被抽离。

 “你,你不是凡人…!”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他的声音仍是轻佻的,却蕴含着无边怒气。一双无形的手扼住了咽喉,灵压此时达到了顶峰。蛇精哪里敢多言。对方怕不是哪路神仙下凡,自己不长眼跑到人家的地盘上招惹了这位大神,此刻还是活命要紧。

“仙君,仙君饶…咳”

“你听好,”

喉咙几乎要被一股无形的丝线勒断,肺部剩余的空气不多只能发出几声干哑的嘶吼。挣扎着睁开眼睛,却见那白衣人仍在几步距离之外,折扇拢于掌心,任由那晚风吹起袖口。他脸上半分笑意也无,此前为阴云所笼罩的月光倾落,一地皎洁,淡金色的竖瞳在月光下散发荧荧的光。
“若是再有下次,”

噙起一丝冷笑五指收紧,那要命的窒息感再次如潮水般袭来。

“本仙君便亲手废了你千年道行。”

灵压散去,蛇精徒劳跪在地上干呕。青黑色的蟒蛇现了原形,碗口粗的巨蟒顾不得身上的疼痛逃也般的离开了这是非之地片刻也不敢逗留。直到确认那蛇精的气息离了百里之外才以手掩住双眸,垂手时眸中淡金色的光辉散去,墨色的瞳仁显现。

他前几日把脉时便瞧出是萧景琰龙气受了干扰。他天生命格金贵,又天生有着龙气相附,人界的小妖不由得动了歪心思,想吸食些龙气涨涨道行。只是这龙气却不是人间凡物受的住的,若是把握不好力度怕不是能直接法力全废。道行高深的妖晓得这龙气动不得便躲远,只有这半吊子的妖才拼了命的往上扑。这周围的小妖估计都分了点,其中吸的最多的大约就是这条青蛇。他此前给的香囊相当于结界,防的就是这不怀好意之人。他本就被那结界伤了肺腑方才又被这仙酒一激,怕不是此前吸食的龙气都被打散了。活该。冷笑一声,他算准了刚刚那蛇精应该是这片地域的妖首,有了他这教训,想必周围的小妖也不会再来犯了。只是——

“啧,白白可惜了这一壶好酒。”

13

云消雨霁,万物复苏。冬日已去九安山春猎也彻底提上了日程。九安山,说是山,实则只是绵长山脉的一部分。墨绿色的山脉一路蜿蜒将金陵半环起来,于金陵来说可以说是一道最佳天然防线。

骑行于马上,长箭破空野猪抽搐着蹬了两下后腿便没了声音。收起长弓安排士兵将打好的野物带回营帐,萧景琰有些心不在焉。

——蔺晨哪儿去了?

这人一下马遍凭空消失,问苏先生他也只是摇头,若不是晓得他也来了九安山萧景琰真的要怀疑他是半路贪玩不知去了哪儿。直到深夜安营扎寨,消失了一天的人不知道从哪儿钻了出来,大大咧咧抱着几乎把他整个脸都盖了去的铺盖,拦住了正准备进营帐的萧景琰。

倒是不用自己亲自去找了,腹诽一句仍保持着欲掀开帐帘的动作,萧景琰眸光流转,侧头斟酌着语句。

“先生白天去了哪里?”

“自然是上山采草药啊!”要不是怀里满满当当的抱着铺盖蔺晨几乎要拍大腿,自从踏入九安山的境界,他便觉得这山灵气十足,之前为了应付青蛇所消耗的灵力也在逐渐恢复。这样的仙山优质的药材也不会少,一不做二不休,蔺晨干脆背上竹篓采药去了。谁知道一个不小心,采的有点儿多。

不是有什么危险就好。若有所思点点头,萧景琰弯身正欲进营帐却被摁住肩膀硬生生止住动作,之前还两手满满当当的人不知怎么空出一只手,萧景琰只感觉肩膀一阵发麻。

“殿下,你我二人相识这些时日。今日蔺某有难,殿下可愿帮忙?”蔺晨笑的狡黠,夜里一对儿黑色的瞳仁闪着光像是林中捕猎的猛兽看得心里发寒,萧景琰莫名有种不祥的预感。

“什么忙?”

“殿下先说愿不愿帮。”

“你若是不说,本王便走了。”说完便去拍蔺晨放在自己肩膀的手。

“蔺某斗胆,想借殿下的营帐宿一晚。”完全是理所应当的语气。

 “为何?先生不是有自己的营地么?”这话萧景琰倒是不明白了。直视对面一脸无辜的人一对眉毛微微皱起,除了营帐被烧他实在想不出什么蹭营帐的理由。

“蔺某的营帐现在被草药堆的满满当当,无处下榻啊。”

“若是殿下不同意,蔺某就只能幕天席地将就一宿了。”

语气里那点儿委屈几乎具象化,猛兽变成了大猫,扑在萧景琰面前翻滚着露出柔软的肚皮。一语不发只是盯着对面的人,试图从对方脸上看出什么端倪,蔺晨却也只是无所畏惧回望脸上满满的都是诚恳。可怕的沉默在空气中蔓延,就这么僵持着引来路过的士兵好奇的注视。直到一声叹气散落在空气中,胜利的号角吹响。

 “…外面凉,先生进来吧。”

14

白色的铺盖在地上铺了一层,蔺晨舒舒服服的钻进被窝甚至还特地和坐在榻上盯着他看的萧景琰道了句晚安。

此时是初春,正是凉气上涌的时候,今年的风寒更是严重的要命。更何况蔺先生给自己帮的忙不止一点,难不成真要让他就这么在地上将就一宿吗?纠结之时,铺盖里那人像是感知到他的顾虑甚至还咳嗽两声,咳的萧景琰心底一颤。

算了,两个男子罢了,怕些什么。
“先生若是不嫌弃,便来睡本王的床铺吧。”

话音刚落便赶紧一阵风挟杂着冷空气灌进被窝,长发落在脖颈有些发痒,一股好闻的药香扑面而来,后背传来来自另一个人的温热。

“多谢殿下!”语调轻松,哪有一点要得病的征兆。

萧景琰感觉自己好像被骗了。

罢了罢了。暗自摇摇头,背对着蔺晨并不言语双目紧闭强迫自己追入梦乡,却发现自己的担心实际是多余。睡意席卷的比往日还快,浸着那人身上传来的药香鼻息沉沉坠入梦乡。
蔺晨却依旧清醒着,身边的殿下没了动静看起来是睡着了。这没防备的模样和小时候简直一模一样。彼时萧景琰也是像这样缩在白泽背上打着瞌睡,小小的一团埋在白色的绒毛里随着呼吸上下起伏。回忆被突然打断,旁边长大的殿下睡起来不大老实,手腕发力一把扯过蔺晨身上的被子把自己捂了个严严实实,留下一边只留了一小半被子的蔺晨。

我的殿下诶。心底长叹一声,毕竟还残留着法力,蔺晨并不需要睡眠,本想着若是能借此好好畅谈一番结果这位殿下不仅睡得快,还睡的熟。不过能观察到景琰的睡颜也是极好的..虽然现在看不见脸。心底小算盘打得啪啪响,正在蔺晨胡思乱想的功夫,身边的人往左滚了一圈,最后往右滚了一圈,咕噜咕噜,一个翻身撞进蔺晨怀里。

蔺晨感觉自己头皮一炸。

“殿下…?”

小声唤一句,身边的人却只是呓语一声。僵直着手边的虚环着人的腰,那人微颤的睫毛下是这世上最明澈的双眼。
上次如此亲密是什么时候呢?是一千年前,还是两千年前?在怀里人额头印上一吻嘴角是自己都未发觉的弧度。只是这温存似乎并未停留太久。

天空翻起鱼肚皮,马蹄声由远及近,一声嘶鸣响彻峡谷锯裂了片刻的安宁。自睡梦中惊醒,睡意在听清传信兵嘶吼的话语后瞬间飞到九霄云外,抬眸正对上蔺晨思忖的目光,略一点头,二人迅速翻身披上衣袍。

——誉王起兵谋反,围攻九安山。

莫名感觉写的有点丧失手感...很多想写的细节写不出来。好难受啊。个人感觉质量下降的一章,很不对不起各位。

以及关于为什么上一章我没有回复...因为不能让看评论的仙女们发现套路被猜到了呀!!!

评论(4)
热度(52)

© 土豆炖芸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