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超级懒的土豆。
高三住宿,周日到周五不在。
更新?不存在的。

[蔺靖]镜花缘 3(神仙AU)

*一个定时发送,各位周五见。应该算是开始步入主题了。

*想要评论。

2 1

06

三十年光阴,于神仙不过弹指一挥间,于人类,却是已将近过了半生。

萧景琰的不受宠似是从出生便注定的。金陵暴雨如注,纵使再发达的排水系统也抵挡不住气势汹涌的暴雨,一时间似乎连鱼儿大摇大摆从街口游过也不足以惊奇。雨幕似是迎接新皇子的到来,梁帝却是实在喜欢不起来这个孩子。天有异色,谁能说这个孩子不是上天降临的一场惩罚呢?也是亏得萧景琰这么多年能在白眼中活的坦然,正直隐忍,见过多少黑暗,却仍似一道月光,皎洁澄澈,心底信念不曾变。

赤焰逆案,萧景琰被放逐驻守边疆,倒是恰好远离了庙堂之上的纷扰。纵使捷报频传,朝堂那边却始终不见任何封赏。萧景琰却也不恼,一碗白水下肚继续与众将商讨驻守策略去了。

他不急,他知道的,真相终将大白人间。

麒麟才子,得之可得天下。

萧景琰听说过,却不想谋士决定辅佐他为王。走的艰辛,却心甘情愿。萧景琰不得不承认,若是没有梅长苏,他怕是一生都无法达到这等高度。靖王府与苏宅瞧着远,实则中间一条暗道将两座宅邸相连,方便了二人之间的联络。

秋意正浓,过了最难熬的炎夏,秋风挟着些凉爽气息钻进人衣袍,纵使是畏寒如梅长苏也忍不住将两人商议的地方转移到了通风一角,贪图这一刻的清凉。

“那便听先生的。”

今日对于朝堂之事的商讨已毕,萧景琰见时间也不早,便起身欲离去。窗前传来几声雀鸣,无意间抬眸却瞥见一白衣青年倚靠在树下,一头乌发随意披散于身后,怀中抱着柄长剑似是正在小憩。苏宅不知何时植了株枫树,一树火红于风中摇晃时有几抹落叶散入晚风。一树阴影肆意洒落,斑驳破碎,那青年却是毫无察觉,任由那几缕秋光给衣角镀上一层炫目却柔和的金。似是那一汪湖水中投入一颗石子,涟漪层层荡开亲吻远处的波浪,荡到了岸边儿,也荡进了心底。

谋士顺着萧景琰目光看去,唇角抿起一抹笑,细长指节不急不缓拢紧了身上厚重衣物。

“这枫树自种在这起,红的如此绚烂倒是第一次。”

“…很美。”萧景琰咳嗽两声,平日惯不会欣赏花木的人似是对那一树枫叶产生了无尽了兴趣,一句夸赞不知是在夸谁。谋士借着咳嗽的契机以袖掩去眼底笑意。

“殿下若是喜欢,不如今后于苏宅多呆几时?”

萧景琰懂得这是在给自己台阶下,便匆匆点头。却不想下次再见却是将五六日之后,梁帝对萧景琰上了心,有些事便交予他处理。萧景琰百忙之中实是抽不开身,好不容易休息半晌却听说梅长苏感了风寒,赶忙前往苏宅。却发现屋内却不止梅长苏一人,前几日那白衣青年正坐在谋士对面把着脉似是在看病,听见来人的声音也仅是潦潦一瞥便继续关注于病情。萧景琰不恼,梅长苏却是咳嗽两声,哑着嗓子向来人介绍。

“靖王殿下,这便是为苏某疗养身体的大夫,蔺晨。”

“还知道我是大夫呢?老老实实闭嘴别乱动弹。”蔺晨却是毫不领情,捏紧了手里的手腕语气漫不经心。静听脉搏半晌才想起来旁边晾着的萧景琰,懒洋洋一抬眼皮语气仍似之前那般懒散。

“哎哟,靖王殿下,失敬失敬。”

哪里有失敬的意思!萧景琰在这方面算是好脾气,纵使对方如此无礼也未有怨言,眼底的关切倒是满满。

 “敢问苏先生的身体可是好些了?”

“若是靖王殿下以后说话多动动脑子,别让这病秧子天天心事这么重,那身子骨必能好个七八成。”

屋室之内一时间沉寂起来,梅长苏拼命给蔺晨使眼色对方却不领情反倒别过了头,谋士只得面带难色向着萧景琰赔笑,萧景琰仍是那副淡然模样似乎看不出什么情绪波动,却是只有他自己知晓自己内心的悔意。把完脉蔺晨悠悠收回手,简单交代几句揣着袖子起身直奔门外而去,竟是连头也不回。走出去老远才想起什么事般又折回来,扒着门框食指虚点两下梅长苏。

“你,一会儿出来把今天的药喝了,不许跟我犟。”

说完跑去找飞流玩儿去了。确定蔺晨走远,梅长苏慌忙起身向萧景琰行礼致歉

“这人性情素是这样的,我在这里替他向殿下赔个不是。”

“苏先生多礼了。此前确是本王行为欠妥,蔺先生生气也是应当的。”

萧景琰不生气是真的,戍边多年再回金陵被礼仪条条框框束缚起来。所有人对上他皆是恭恭敬敬唯唯诺诺,没有边疆战士的豪气多的是无边的拘谨,有些伸展不开手脚。此次与蔺晨相见,倒是看见了萧景琰向往的洒脱,这是这金陵没有的东西,亦是这宫墙之内没有的东西,像是回了那同小殊策马的少年时代,带着蓬勃朝气的少年较量着谁才能最快到达终点。晚风中青草的气息,耳畔夹杂的爱马的嘶鸣,挚友胜利的欢呼,与那斜挂的一抹残阳。好不快意。目光像是贴上了门外于阳光下擦拭剑身的人,不愿移开目光,嘴角噙着丝自己都未发觉的浅笑。

那是他失去的,亦是他向往的。

“蔺先生风流潇洒,气度非凡,本王倒真是想与这位先生相交了。”

评论(9)
热度(43)

© 土豆炖芸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