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超级懒的土豆。
高三住宿,周日到周五不在。
更新?不存在的。

[蔺靖]镜花缘 2(神仙AU)

*私设特别多,朝代都是AU的。想要评论x

*楼诚出没

*大家好我滚来更新了。学校压了一周回来又出这种事心里很丧,但是..笑一笑吧,都会过去的。初心不改。

*1

03

卷柏大概真是急了,颠三倒去说的不清不楚,蔺晨听了好几遍才听明白。

应龙,主管司雨。说是主管其实也有误,其实只是掌管一方天地罢了。上古时代真正主管司雨的乃是萍翳,计蒙[1]与其他几位大神。但毕竟天地浩大,哪怕是神仙也回天乏术,这里要司雨,那里也要,哪里忙得过来呢?好在现在有萧景琰这样刻苦认真又勤学的后辈接班帮忙分担,几位前辈对他可以说是相当赏识。依照萧景琰此时的身份,主管的乃是都城金陵。萧景琰毕竟还是初化应龙,一时掌管不好布雨的力道,布的多了些。

这是所有布雨小仙初来都会犯得毛病,就连几位大神也会偶尔有所差池。若真要说的话这根本算不上是什么罪过,只要下次注意便好。难不成天帝是拿这做文章?

可是,萧景琰乃是明家收养,这明家在天界更可以说是赫赫有名。明家兄妹,明镜与明楼,乃世间少有的苍龙。苍龙,乃真正血统纯净的龙族。如果说萧景琰是由虺修炼而成,明家姐弟则是天生为龙。苍龙于上古一战耗损太多死伤惨重,现在仅存的苍龙也许就只剩下这两位了。明家镇守于东,护一方太平,就连天帝也要对其敬让三分。萧景琰被贬,除非是极其严重的事,否则明家定会讨个公道,但此时却没有一点消息。

奇怪,实在是奇怪。

“阁主,阁主您去哪儿?”卷柏瞧着蔺晨阴着张脸不说话半晌,刚想说些什么却见之前还一动不动的人突然起身险些推翻了身前的木桌,吓得他登时向后蹦了一下,犹豫一下又赶紧蹦回来扶好了桌子。这可是太上老君送的,坏不得。

“去明家,瞧瞧他们玩儿什么名堂。”

04

“蔺阁主,当真是稀客。”

明家虽家大业大,家里的仙童却近乎没有,真要算起来只有只小兔子名为阿香。但此时开门的却并非少女,而是一身形挺拔的青年——明诚。一双眸眼与萧景琰带着四分相像,只是相比于萧景琰的耿直,明诚多的是几分狡黠。就好像你分明知道他要剜你的血肉,尽管心底不乐意但面子上还是要高高兴兴的奉上。青年瞧着来人并不惊讶,倒像是早就知道他会来般坦坦荡荡。

“请跟我来吧。”明诚健步如飞,满头青丝端正束起,衣袖款款,略长的衣摆被风扶起缓缓飘摇。相比于萧景琰是长得像鹿,明诚却真真切切的是只白鹿——夫诸[2]。据说是明楼某日出门,回来时便多了这么一个孩子。

思绪飘远,明家的传奇实在太多,纵使蔺晨知晓天下事,明家也一直是他的盲区。他本以为明家宅邸会极尽奢华,没想到却普通异常,倒像是那人间寻常百姓的建筑,只是因了落在仙山再加上住着的这几位的仙气显得仙气弥漫。绿柳低垂,碧瓦飞甍,宅邸内环绕着游廊。游廊相通,山石立于庭院中央。没什么弯弯绕绕便到了正堂,堂内正端正做着一人,不是明楼又是谁。

只见他袭一身玄色长袍,长袍底部镶着金边儿,一双眼似是对这天下都带着几分蔑视。端正坐在厅内,纵使没有任何动作但气势之强压得人喘不过气。

“明仙尊。”蔺晨作揖,他是小辈自然当先行礼。茶香袅袅,明楼见了蔺晨也只是微微颔首示意,并无更多动作。明诚似是给明楼使了什么眼色,明楼眼神有些意味深长。

“蔺阁主,请。”

明诚仍旧是那般温润模样将人引去侧桌就座。蔺晨不敢怠慢,明诚回身给明楼倒了杯清茶。手指丰润白皙捏着墨色茶壶,倒更显得好看。似是察觉到蔺晨的目光,明楼抬眼眼底一片刀光剑影。

谁不知道明楼宠明诚宠成什么模样。蔺晨悻悻收回目光。之前立侍一旁的阿香正替他斟茶,清茶自壶嘴流淌散出些许茶香。蔺晨亦是爱茶之人,只瞧着这茶的颜色便晓得是用灵姝浸泡而成。灵姝百年出现一次,千年成熟一次。饶是琅琊阁这类灵草也稀少的很,能见上一次实属幸运。

但此番并不是前来饮茶的,轻放茶盏,蔺晨斟酌着词句。

“明仙尊应当知道蔺某此次乃是为了景琰而来。景琰所犯并非大罪,不至于到了贬下凡的地步。蔺某百思不得其解,便来求一个答案。”

“琅琊阁知晓天下事情,竟是有连蔺阁主也不知道的事。” 明楼的眼神多了几分玩味

“仙尊说笑。”

“若是我说,他并非被贬,而是向天帝请求下界的呢?”明楼似是打趣够了便也不再多绕弯子,此话一出蔺晨便知了一二,若只是下届磨砺,想必不出两月便能回来。只是应龙的龙气实在逼人,人间不免有什么小妖会动了歪心思想借着这龙气升升道行。萧景琰此番在人间法力全无又怎能抵挡?

“你若是担心,那便同去好了。”

杯盖与杯身相碰发出清脆声响,明楼端起茶杯便不再说话。蔺晨便懂得这是送客的意思,浅啜一口清茶,纵使心中还有疑惑也只得憋回去。阿香高喊一声送客,蔺晨起身。

“疑惑已解,那便不再叨扰,蔺某这便离了。”[4]

蔺晨既已离去,明楼一边揉着肩膀一边发问。明诚正慢悠悠吃着糕点,好不自在。瞧明楼腰酸背痛的模样赶忙上前替人揉揉身子

“叫你这几日多活动,你偏不听,不是坐着就是躺着,大姐不在可真是没人管你了。”

“哪敢哪敢,我这不是都听明仙尊的。”

言罢还拱了拱手,眼含笑意眼角都笑出几抹皱纹,哪有之前威严的模样。油嘴滑舌。明诚暗笑一声,加重了手中的力道。

“事都安排妥当了?”

“哎,放心吧,大哥。”

05

投胎必经之路为黄泉之路,忘川河滚滚而逝血色灵魂翻滚哭嚎,有的人痴心不悔,不愿饮下孟婆汤,忘尽前生事,千年锁缚于桥下只等人归,殊不知三生石上镌刻的姓名已然模糊,他已不是他。人世间自此一别,便再不相见。

纵使神兽下凡也必经这一遭,记忆只会于脱离人世之时再度恢复。

奈何桥畔,孟婆熬着遗忘的汤药,经过的每缕魂魄皆逃不开忘却的命运。是前世的结束,亦是今生的起始。孟婆,即孟姜女,据说当年饱受相思之苦千万里长城为之倾塌,天帝怜悯便免去她轮回之苦,孟姜女于奈何桥前熬制孟婆汤,使转生的魂魄忘却前世之苦,亦是为忘却自己的痛苦。百年逝去,最终却是只记得将孟婆汤机械的递予每一缕幽魂一碗孟婆汤。

少女眼中的空洞使蔺晨不由得惋惜,接过少女手中的孟婆汤一饮而尽。范喜良也许已转生无数世,也许也曾经接过一碗孟婆汤,只是再相见已不相识。[3]

红尘千万,尽付东流水。

 

[1]萍翳,计蒙这两位都是司雨的神仙。

[2] 夫诸是中国古代神话传说中的神兽之一,夫诸一种长着四只角的鹿,它的情状似温柔洁净,喜欢四处角戏,它一出现,其地必定是大水时期。

[3]关于孟婆到底是老媪还是美人说法很多,所以就选了最喜欢的这一种。

[4]关于明楼拿起茶就是送客的问题我在这里提一嘴,我国古代有一种“端茶送客”的惯例。来客相见,仆役献茶,主人认为事情谈完了,便端起茶杯请客用茶。来客嘴唇一碰杯中的茶水,侍役便高喊:“送客!”主人便站起身来送客,客人也自觉告辞。

兴起于清朝兴起于清朝兴起于清朝

很重要所以说三次。我这里朝代是AU的所以也没顾虑那么多..担心误解了别人所以备注一下。

然后关于是阿诚哥接蔺晨而不是什么仙童接蔺晨这个问题,嗯,因为蔺晨很重要(是未来的弟媳x)所以也叫了重要的人去接..这样的。...以上都是我在扯淡,好的我承认是我考虑不周xx对不起各位!!!

评论(4)
热度(41)

© 土豆炖芸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