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超级懒的土豆。
高三住宿,周日到周五不在。
更新?不存在的。

[蔺靖]镜花缘 1(神仙AU)

*题目出自清代文人李汝珍《镜花缘》有兴趣的宝宝们可以查一查。

*多少发完我也不知道x肯定是个HE大家放心,估计不会虐。好多好多私设。朝代都是AU的[高亮]

*不会坑..大概!

*旋转跳跃想要评论

*2 下一章

01

烟云缭绕,自宫院内探出的桃枝绕晃着,其上的骨朵儿含苞待放,红艳艳的煞是好看。然而一墙之隔,却不似这般清净,仙气鼎盛,来往仙君络绎不绝,热闹得很。具是围在红衣青年周围,唯有白衣人却是安然伫立于角落,手里拎着相贺的礼品,一手折扇轻摇。扇面遮住大半个面容看不真切,青年星目剑眉神情确是柔和的,对上偷看的小仙童的目光唇角抿起个笑容那小仙童便红了脸躲开了。青年看似目光游离但追寻其视线便会发现其意所指——正是那立在人群中的红衣少年郎——萧景琰。

谁人不知,千年前闭关修炼,自角龙蜕为应龙。有言“五百年化为蛟,千年化为龙,龙五百年而为角龙,龙五百年而为角龙,又千年为应龙[1]。角龙已是龙族少有,应龙更是其中稀兽般的存在。龙族修炼清苦,为着这蜕变走火入魔的也大有人在,由此更可只其修炼的不易。

天庭谁人不知,萧景琰本为蟠龙遗孤,那蟠龙原本安稳守护一方土地,谁曾料想蛟龙携洪水来犯。阴云滚滚,双龙争斗翻腾,据说斗了整整十天十夜,毕竟是在自己的地盘,蟠龙还是有些胜算那蛟龙不敌耗尽体力而亡,临死前还不忘引来洪水试图淹了这方土地,蟠龙用尽最后的气力以自己的身躯化为连绵山脉,将那洪水抵挡了回去。而萧景琰便是这蟠龙之子,大抵是蟠龙的举动感动了天神,萧景琰于母亲逝后便被抱上了天宫。他的生母若是得知了萧景琰此时已为应龙,想必九泉之下也得以安息了。

折扇轻摇,来往仙侣络绎不绝,是庆祝,亦是好奇这千年少有的应龙究竟是何模样。萧景琰在这种交往的事上向来不甚擅长,好不容易送走了前来相祝的仙人,这来往之间废了许多精力竟是有些乏了。

“恭喜殿下。”

前来的客人早已散了,萧景琰正欲转身便听见一声祝贺。而这声音的来源,他又怎么会不知,恭敬作揖,一双鹿眸低垂着并不去直视对面人的双眸。他怎会不知,这人第一个便赶到府中却只是在某处老僧坐定般喝着茶,亦或是安稳打量四方丝毫没有前来的意思,此时趁着人少迎上来不用想便是为了何事。手底仙童接过蔺晨递来的礼品,乃是颗上好的夜明珠,如此高的纯度三界皆是少有,更不用说这人是废了多少心思。挥袖遣退了屋内的小仙,萧景琰站定。蔺晨眯起眼眸,青年身冠一身赤服,上印淡金色细纹。多年未见,青年仍是挺立如白杨,只是站定便有一股威严华贵之气,大有不怒自威之感,只是一对儿鹿眸仍似多年前那般像是盛了水,柔和而明澈。

“此礼乃是我琅琊阁于殿下的一些心意,不知殿下是否满意?”

“既是琅琊阁之礼,哪里会有不满意一说。倒是辛苦了先生赶来相赠。”

“殿下修为大增,当真是喜人。”

“多谢先生夸奖。”脸上是淡然神色,似之前对待所有仙君一般眉眼中透着感谢,神情中却又带着点疏远,除此之外便没有任何多余的感情,仿佛二人只是初见,并未过多交集。暗自咬紧牙关,折扇一下一下敲打着手心,蔺晨面上仍是和悦。

“说起来,殿下当年可是认真的?”如此没头没脑的一句话,若是别人想必会摸不着头脑但两人心中却如明镜。观察对方的神色不愿错过一丝一毫的波动,却发现萧景琰却仍是之前的模样,只是笑笑

“自然。此前只是幼时玩闹,还请先生莫要放在心上。”

玩闹?折扇啪的停在手心,眸如深潭看不清眼底的情绪。强扯起一丝微笑只是语气中带上了几不可闻的怒气

“玩闹?殿下当蔺某只是玩闹?殿下竟放下的如此干脆。是蔺某唐突。”

言罢规规矩矩作揖,一袭白衣偏转蔺晨几步便化作缕青烟没了踪影,未闻见身后一声叹息。

02

一股气郁结在心,蔺晨实在想不明白这向来以重情重义闻名的萧景琰此人怎会如此绝情。踏上琅琊阁,放在以前蔺晨恨不得变回原形撒气撒个够才行,但现在大抵真是气急了,只是一股脑钻回自己房间生着闷气,路上惊飞了几只鸽子。

萧景琰啊萧景琰,能让世间白泽气成这样的,估计也只有你了!

谁不知道,蔺晨乃世间少有的灵兽白泽。白泽,是地位崇高的神兽,祥瑞之象征,是令人逢凶化吉的吉祥之兽[2]。白泽亦能说人话,通万物之情,晓天下万物状貌。性情温和,而蔺晨更是其中少有的好脾气。

天庭中的人那个不知道,当年蔺晨与萧景琰互通心意,也曾被私底下称赞过称得上“绝配”二字。两人寻了处仙岛,欲于此处安定下来。虽不大,但却也雅致,极符合二人心意。原是约好了各自收拾些东西便敢去,谁知蔺晨去后等了几日仍不见萧景琰身影。这是迷路了?压下心底的疑惑去寻,却闻到萧景琰独自去了仙山修炼的消息。这本也没什么,只是蔺晨敢去才发现这是下了仙障的——除白泽外,世间万物皆可入。蔺晨左等右等,却只等来飞鸽传来的字条

——先生请回,江湖偌大,莫要在景琰身上再废心思了。

摆明了是要一刀两断。

萧景琰,你当真厌恶我到如此地步吗?

彼时蔺晨亦是年少气盛,当下收拾东西便回了琅琊山,仍是从前那个潇洒于世间的少阁主,坦然的很。仿佛之前对萧景琰牵肠挂肚的那个人根本不是他。仙界都传蔺晨这是放下了,只有他知道自己会时常将那纸条放在手心,上面几个字端正沉稳有力,句末萧景琰三字更是工整,透着些决断的力道。指腹拂过最后三字,他多少次欲撕毁字条却仍是下不了手只能悻悻收回。也许他是有什么苦衷。他安慰自己。

“阁主!阁主!”远处一小仙童慌慌张张跑来,一身鸽羽还未蜕净。此仙童名为卷柏[3],是琅琊阁门下修炼的鸽子,平日化为小童整理手底工作,因着老成曾被蔺晨掐着脸说别像个老小孩儿。能让他慌张的事,实是少见。倒了杯茶,蔺晨推至人面前

“何事慌慌张张的,不急,慢说。”

“这事怎能慢啊阁主!!那应龙萧景琰,”

“被贬下凡了!”

“什么?!”

tbc

[1]出自述异记

[2]出自百度百科白泽词条。《白泽图》曰:羊有一角当顶上,龙也,杀之震死。《三才图会》中白泽是狮子身姿,头有两角,山羊胡子。

[3]一种草药蕨类植物,又名九死还魂草。

评论(11)
热度(70)

© 土豆炖芸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