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超级懒的土豆。
高三住宿,周日到周五不在。
更新?不存在的。

【凌李】哎哟,情侣款?

一个定时发送的七夕贺

灵感来自 @潇洒的胡椒面君 的包包w这里的包写的也就是太太设计的包来着ww祝太太大卖!



01

“凌院长,送你个东西,你要不要?”

风清月明,家庭主妇忙着张罗饭菜,学生党忙着赶即将变成周末作业的假期作业,小情侣忙着寻思七夕给对象什么惊喜。再普通不过的夜晚。

整理完一天的资料终于能松一口气,门还没开凌远就听见赵启平嗒嗒嗒的脚步的声音下一秒就是小赵医生带着笑的声音,显然是心情不错。抬起眼皮,自己这个师弟两手扒着门框探出半个头查看,两只眼睛眨巴眨巴活像某种小动物。他这模样凌远以前见过,庄恕曾经戏称这为“暴风雨前的平静”

——反正就是肯定没好事。

内心腹诽,但表面还是要装好了,凌远清清喉咙收起眼底的鄙夷。

“那要看是什么。”

“哦也没啥,就是个包。不小心买多了放着也是摆设,就想着要不给你带过来装东西。”

“什么包?”

“就,这个。”

平铺在桌子上的是一个灰色的布包,包正面印了个小人头,旁边还写着——

“我就是个仆人嘛…?”

低头瞧着着上面七个大字忍不住就念了出来。仆人?什么意思?想造反?挑衅?夜班值少了?眼底带着疑惑与丝丝缕缕的杀气,挑起一边眉梢从下向上用眼神剐着赵启平像是嘶嘶吐出信子的蛇。赵启平被看的莫名心底一凉。当下明白人家是压根没看过电视剧哪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这包上的小人是明诚,伪装者里的,您知道吧?就是之前电视上播的特别火那个。旁边这个是他的名台词之一,哎您慢慢欣赏我先回去了——”

三十六计走为上,脚底抹油小赵医生带着一身白大褂夺出门去不让人抓一丝把柄。七夕要到了,这要是被抓着值夜班哭都没地方哭。

至于凌远这边,包都送到眼前了,还能怎么办,收着呗。

 

02

“凌院长,下班没,正好顺路我送你回去?”

韦三牛这两天要出个门要车,但他的车前两天又出了车祸送去修了,没办法凌远的车只能这两天借他,正好几个月前结识的警察同志李熏然不知道怎么知道了这件事主动请缨表示正好顺路,直接包下了凌远这几天来回的车程当起免费司机。

说起李熏然,凌远还记得几个月前小警官抬进来的时候浑身是血脸色发白额角因为疼痛渗着冷汗。凌远亲自推着他进手术室,之前还半昏迷的警官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挣扎着抓住凌远的胳膊,力道大的凌远手腕生疼。小警官眼底光芒忽闪

 “罪犯抓到了吗?”

“抓到了,放心吧。”

 

03

手术一切顺利,接下来凌远其实本不需要露面,但不知怎么的就是对那小警官放心不下。于是没事就往病房那儿溜达溜达并声称顺路看看小警官恢复如何,好像是不知道院长室和李熏然的病房离着正好一个对角线。

李熏然同志恢复能力超群,前几天还白着嘴唇躺在床上盯天花板吃着流食嘴里嘀咕糖醋排骨小笼包四川火锅,后几天就能手里捧着手机刷微博刷的盒盒直乐好像受伤的根本不是他,牵扯到了伤口才嘶一声老实了点倒是把一边削苹果的凌远吓得够呛赶紧检查伤口。

走动多了关系自然就好,凌远“不小心多做的饭菜”最后替代了医院的白粥,李熏然吃的赞不绝口。两个人好像是许久未见的故友,一次李熏然还忍不住开玩笑:

凌院长,你说咱们俩上辈子是不是见过啊。

出院那天李熏然手里还捏着局里塞的妙手回春的锦旗去院长室感谢,敲门半晌没人应开门就看见蜷缩在位子上的凌远。

“凌院长您等等啊我去找医生!!”

小旋风一样跑出去还不忘在桌子上给凌远倒杯温开水。

从那以后,几乎每天凌远的微信里都回收到一条信息,雷打不动

“凌院长记得多喝热水按时吃饭!”

 

04

“那可真是麻烦小李警官了。”

回忆结束,凌远弯身挤进副驾驶冲李熏然点点头。小警官今天容光焕发,每一根卷毛都像是被精心打理过一般精神的立着在灯光低下熠熠生辉。凌远忍不住眯起眼睛,正欲收回眼神却不经意飘到后视镜,那儿摆着个布包看起来像是装了什么资料显得鼓鼓囊囊。

而且还异常眼熟。

这熟悉的灰色,这不熟悉的小人,这熟悉的字体,这与众不同的“我还是说了算的”。

和自己不是同款嘛!

 

05

回家之后凌远搜索了伪装者,据说是按照真实事例改编[1],知道了自己包上的是明诚,李熏然包上的是明楼。他们是在战火纷飞的年代里相持共盼黎明的兄弟,亲人,亦或说是..更亲近的关系。把灰色的布包摆在沙发上和上面的小明诚大眼对小眼半晌,长叹口气指尖抹过上面小人的脸颊。

“你呀,到底和他什么关系?”

 

06

第二天第一医院所有医生护士眼睁睁看着平日稳重的院长衣袂翻飞杀回第一医院,手里拎着个印着“我就是仆人嘛”的布包,半路还遇见夹着病例的赵启平。

“哟,凌院长,用上了啊。”

“我记得赵副主任今天上午还有门诊,怎么还有时间在这儿唠这唠那。看来还是病人太少,要不然再加几台手术?”

“哎呦喂您饶了我吧!”

 

07

懂行的小护士围成一圈叽叽喳喳,想不到凌院长也看伪装者,别看平时那么严肃好像只看纪录片的样子原来也会涉猎电视剧啊。

再懂一点的小护士嘀嘀咕咕,想不到凌院长居然也喜欢楼诚。

忙的好不容易有时间回办公室喝口茶的赵启平表示你们懂什么

这是要恋爱了啊!

 

08

下班回办公室收拾衣服就看见门口脑袋抵着墙仰脸打瞌睡的小李警官,怀里还抱着昨天的布包,依旧是鼓鼓囊囊一包好像装了不少东西。

——也不怕感冒了。

大约是迷迷糊糊感受到了目光的凝视,李熏然悠悠转醒。

“凌院长,你回来啦。”

“回来了。”

这个对话感觉有点奇怪。凌远伸手揉揉李熏然脑袋顶上还翘着一点儿的头发。李熏然则是食指磨蹭两下鼻子,低着头凌远看不清他的表情。

“等这么久辛苦了,今晚来我家吃饭?”

“好嘞!”

凌远去屋里拿衣服,余光瞟见李熏然两只胳膊用力向前抻身体前倾身体肌肉紧绷手腕向上翘着,不知道怎么就让凌远想起来伸懒腰的猫。

 

09

然后当天两个人一个怀里抱着包一个拎着包就回家去了,值班的小护士继续叽叽喳喳。

“你看你看,院长和那个小哥的包是一对儿诶!”
走在后面不小心听见的小李警官被呛的咳嗽好几声。

 

10

“凌院长,你怎么也想着买这个包了?”

慢悠悠开着车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凌远心疼李熏然工作一天坚持要开车结果被直接摁进副驾驶。

他都听前台小护士说了,院长今天连轴转做了三台手术,也不知道是谁更累一点。

“啊,朋友送的。不过能是一个款也是巧的很。很有缘啊,小李警官?”

最后一句显然是带着点调笑,凌远身子贴着座位,微微侧过身子在灯光下欣赏着李熏然的侧脸,小李警官还在兴致勃勃的说着什么,车外淡色的灯光撒进车内衬的一向热情洒脱的人像是被镀了一层光,每一个细节却又柔和无比。

明明是硬挺的五官内里却是截然不同的柔软。在警局他是威风凛凛的雄狮,但与自己相处时他却卸下了一切戒备露出肚皮,时不时下巴还蹭蹭凌远的手指撒娇,好像在用身体每一个细胞诉说

——我喜欢你呀,我好喜欢你。

凌远是知道的,他一直是知道的。李熏然心意也好,他自己的心意也好,都被藏进最心底的盒子。想把他捧在心尖儿,想给他最好的,但又怕吓到他只能每一步小心翼翼保持现状。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动的心,也许是初见时李熏然眼底忽闪的光芒,也许是那日的那杯热水,也许是每天一条的问候。

“凌院长你看这包上的小人多可爱啊,肉呼呼的。”

“很可爱。”

“嘿嘿你看我说吧咱俩的审美还是很相像….”

“我是说,你很可爱。”

 

11

“小李警官,你看这布包上的小人都凑成一对儿了,”

“我们什么时候也能凑成一对儿?”

 

12

印着明楼与明诚的布包挤在后座,前座两个人趁着四下无人分享了一个吻。

——你看,不管多久,我们总会相遇,相知,相爱。

 

13

后来的无数个日夜,两个人依旧一个抱着包一个拎着包回家,新来的值班的小护士叽叽喳喳

“你看你看,院长和那个小哥的包是一对儿诶!”

“什么一对儿,那叫情侣款!”


END

[1]真实事例改编这个是个私设..啊如果觉得不妥的话小天使们可以说一下我去改改。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祝明年的你或者不久之后的你也能遇见命中注定的另一半❤然后....想要评论啦!

评论(3)
热度(185)

© 土豆炖芸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