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超级懒的土豆。
高三住宿,周日到周五不在。
更新?不存在的。

[楼诚]蟑螂说你们借着我秀恩爱实在是太过分了

#生贺,眼圆朋友生日快乐呀♥
# @楼诚深夜60分
关键词:相聚是缘

01
明楼发现明诚怕蟑螂是一个巧合。

彼时的阿诚还只是及膝高的孩子,刚来明家时瘦瘦弱弱,没安全感,除了明楼和谁也不亲。明楼没办法,只要在家就把小孩子时时刻刻带在身边。

正值盛夏,上海正是雨多潮湿的时候,乱七八糟的虫子乱飞,抽屉两个月不开就有可能有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爬出来,哪怕是明公馆也不例外。

一次明楼开抽屉的时候爬出一只蟑螂,摇着须子雄赳赳气昂昂从明楼左手掌背爬过去。明大少爷对这类东西向来神经大条,只是心道要记得买些蟑螂药回来倒是本在身边的孩子脚底一旋蹿到身后,拽着明楼衣角就不松手,整整一天对于被那只被蟑螂玷污的手摸头感到抵触。

02
彼时童话书看了不少的明台神秘兮兮的问明楼

“大哥,是不是你左手封印的黑暗力量冲出来吓到阿诚哥啦?”

“你小子,讨打是吧?”

03
这事也容易理解。

明诚从小被桂姨虐待,吃的是不知道多少天的剩菜,睡的是犄角旮旯,脏的要命的地方不知道有多少只蟑螂每日与阿诚共享一方空气。

南方的蟑螂又不似北方,浑身上下油光锃亮好像在晚上都能反光,腿上的细毛根根分明,有时候甚至能大半夜的从人脸的这边爬到那边,嘎吱嘎吱嘎吱绒绒细细的触感大晚上格外瘆人。这将近巴掌大的虫子也不怕人,扇呼着翅膀就往人嘴里冲,大人看见都不由打个冷颤,更别提几岁的小孩子。

想到这,明楼对桂姨的恨意不由得更多了几分。

04
好在,就像川流总会汇入大海,星辰总会悬挂满天,没写完作业的明台免不了小祠堂的一顿训诫

——明楼与明诚相逢。

05
再大些,明诚要和明楼分床睡了。明楼低头揉揉明诚的头发,问他怕不怕,小孩子低头盯着脚尖手指蹂躏着衣角,从喉咙深处挤出一句不怕。

半夜的明公馆一片死寂,毕竟远离市区没有车水马龙的嘈杂声,偶尔只能听见虫子的低语。

小小的一团蜷缩在被子里,在黑暗的侵蚀中发着抖。

恍惚间落入温暖怀抱,男人将孩子搂的紧些,更紧些,在他耳边低语着别怕。
枕着熟悉的气息睡意在瞬间弥漫,孩子把头枕在男人颈部。那里流动着生命,脆弱却跳跃着活力与温暖。

迷迷糊糊,明诚还记得像来人发问

“大哥,你怎么来啦?”

“有蟑螂,大哥害怕,就来找阿诚。”

“大哥..”

“睡吧。”

06
后来,明诚变成了明秘书。

蟑螂一拍一个准儿,杀汉奸手法快准狠。

一下不死?那就再来一下。

盒盒盒盒盒。

对待蟑螂的方法包括但不限于制作硼酸土豆泥,做好之后还用纸壳装载。

远远看上去就像艺术品。

让这些小生灵死的特别有美感。

此时的明秘书特别威武自带金光,好像小时候拽着明楼不松手的根本不是他。

对待日本军官的时候就不一样了,浑身是血的日本军官有时候甚至不能肢体完整的离开这个世界。

还不如蟑螂。

07
明秘书伶牙俐齿,明秘书无所不能,明秘书刀枪不入。

但也有脆弱的时候。

一次明诚发着烧出门执行任务,结果回家的路上发烧变成了发高烧,被明楼拎回来的时候整个人晕乎乎。

阿香不在,大姐和明台也有事出门,在明诚发高烧的情况下一向君子远庖厨的明楼只得撸着袖子亲自上阵。

发烧的明秘书在外脑筋滴溜转,哄的南田小丸子一溜一溜,回家卸下一身负担,大脑放空从卧室飘出来一面留神别让他炸了厨房,一面盯着手忙脚乱的明少爷发呆。

端着姜汤出来的明楼看他这副模样觉得好玩,忍不住揽进怀里揉一揉。

明诚看着一大碗姜汤发愁,但明大少爷下厨怎么说也要喝完。两手捧起已经有些发烫的碗沿,几口咕嘟咕嘟下去辣的嗓子发烫,只有胃口是暖的。侧过身子把脸埋在大哥衣服里一动不动。

明楼怕他再凉着,揉揉他后脑示意回卧室但怀里的人已经传来匀称的呼吸。没办法,明楼尽职尽责,将怀里人横抱回去。

明诚陷入软被时终于眨眨眼,瞧着上方的明楼张张嘴,明楼顺势低伏下来瞧着人调笑自己

“明长官臂力不减当年啊。”

“不减当年的可不止臂力啊,明秘书。”

“.....流氓。”

08
再后来,年迈的明大少爷和明二少爷吵架了。话赶话,明楼一怒之下把自己的盖铺搬去了书房。

上了年纪之后明楼对外仍旧是成熟稳重的模样,只有对明诚时才会没理由的闹一点小脾气,总结一下就是明长官式撒娇。

夜深人静,睡得迷迷糊糊的明诚隐约听见了自己房门的开门声,身边的床铺一沉熟悉的温暖钻进被窝,像是怕他跑了干脆用胳膊环住了明诚,一条腿也勾着明诚的小腿,整个人缩进被子里声音沉闷。

“有蟑螂,害怕。”

说完还哼唧两声,估计顶多三岁。

额头相抵呼吸缠绵,明诚没忍住在明楼唇角啄吻,眼底光芒如潺潺流水缓缓流淌过岁月沁入心田。

“哎,知道啦。”

09
相逢相知相伴一生,他乐得包容他的小脾气,在雨天共享一杯酒,在深夜共享一个被窝。

然而一生又是何其短暂,于战火纷飞的年代并肩而行共迎迟来的曙光,回首却发现已过半生。

生命的终点并非结局,无论经历多少时空,哪怕只是刹那间眼神的相遇,我想我会记得你。

茫茫人海,我们终将相遇。

END

一个彩蛋:
明台特地带着孙女来看两位兄长。
他半夜起了个夜,就看见自家打自己毫不手软的大哥在阿诚哥卧室门口徘徊许久后悄咪咪的开门钻进去。
妈诶。

想要评论..躺

评论(29)
热度(146)

© 土豆炖芸豆√ | Powered by LOFTER